木纳的木头

晚安

漫步在荒废的村落中,轻微的叹气声被雨落在瓦片上又随着坡度砸在地面炸开的声音掩盖住。
无神的眼眸略过一栋栋长满了青苔的房屋,回忆起了以前。
走在去往市集的那条石子路上,身边走过一群群带着欢声笑语的村民,忽然耳边传来了所爱之人的声音。
抬起头,四下无人,慌张的看着周围被树木遮挡的路灯,想在灯下寻到她的身影。
眼眶里待不住的泪水随着雨落下的痕迹溜走,仿佛没有出现过,唯有红透的眼眶知道它曾经存在过。


大概会接着写,反正不打算写长就是了(真香)

我现在

老鸨x少女

AIx博士

刺客x平民

雇佣兵x目标名单

等以上想法

长篇r15不间断

中长篇超虐没感情x单恋向

长篇清水超慢守护告白向x仰望英雄

以前的伙伴,现在关系疏远的生意伙伴,中长篇先甜后虐向,有车的那种

完了,是心动的感觉(暴风雨哭泣)

练笔

  车上了高路,被树包裹着的塔楼越来越近,阳光落下照耀着塔尖反光进眼里。 
 
  微微眯起眼睛转动了眼珠,最后快速的开过。 
 
  无趣的撑着下巴看着车窗外只有三三两两的行人,耳边传来了自己最喜欢的歌,男人成熟低哑的声音入耳直直击中心脏,脑海闪过电影里的那一幕 
 
  男人的嘴轻微的开合,喉头滚动舌尖抵着上颚说着他此生最含蓄的情话,许是他军队生涯里的第一句,也是最后一句。 
 
  涣散的眼珠愣愣的看向窗外,突然眼角略过街道,看见了相拥相吻的恋人。 
 
  怎么了 
 
  没……还未来得及吞咽下的唾沫进到了气管,剧烈的咳嗽打断了后续的话语。 
 
  其实也不打算说出来,不过摸了摸鼻尖,又补充了三字,没什么。 
 
  只是有些羡慕,不过没有说出,切歌短暂的安静里吞咽口水的声音清晰的回荡在耳边。 
 
  将视线移回车内,双手交叉放在腹部上抵着,难受,却又有安全感。 
 
  尝试着闭上眼小息背后的不适却不断刺激着大脑叫嚣着抵抗,耳机带来了不适宜的纯音乐,却配得窗外的寂静。 
 
  行驶进了仅能一个车身通过的小径上,两边被绿树遮了阳光仅给了缝隙偷窥着稀少的光线,罕见的建筑物被绿色植被遮掩,约莫着两三百米便有的车站才勉强能看得见少数的人。 
 
  “是前面么?”男人开口问到, 
 
  “是,再往前一点,快到了”女人向前探了身子回答。

  当晚霞火红的光线落在充满鲜花的草地上,不远处随着风飘动的鲜红色稻田,约摸着十二,三岁的女孩躺在草地上,微眯着眼直直的看着天空上逐渐变暗的太阳,睫毛颤抖着,手上把弄着一朵刚开的彼岸花。 
  背后的箩筐中是满满的鲜花,最中央,是鲜红的彼岸花。 
  女孩一只手拿着草鞋,一只手提着裙摆,小心翼翼的走过横叉在深林中的小溪,却依然惊动了聚集的鱼群,到了对岸,压低了草帽抬头看了看天空,那是满天的繁星,倒影在了女孩干净未入世的眼瞳中,脚下,是月光照耀下反光的鹅卵石。 
  “晚安” 
  女孩悄悄地走到树后,躲了起来,细长干净的手轻轻的抚在树上刻的爱心。 
  将彼岸花小心翼翼的插在了树下微微隆起的土地上。

想去江南古镇。

6月黄昏的风是让人舒适的,雨后天晴的空气是让人喜欢的。

想去没有乌烟瘴气的村庄,就当它是仅剩的世外桃源

坐落在偏远的山区,清晨看日出,然后去摘果子

正午在小溪边发呆,然后下河捉鱼,傍晚便坐在门口的楼梯看着日落,听着远处回荡的笛声。

望着远方你撑着伞带来的微风,嘴角勾着淡淡的笑慢慢走向我

带着你体温的伞柄和你身上的味道让我着迷,搂住你的腰埋入你的发丝之中

清香中带着点茶香,就如你现在冷静中带着些慌张的表情。

绑在你腰际的丝带被我轻轻一扯就落到地上,雪白的肌肤让我起满了欲望,忍不住在你的颈窝留下属于我的印记。

来和我玩最后一场捉迷藏吧

Ding dong, I know you can hear me
open up the door, I only want to play a little
Ding dong, you can't keep me waiting

走过小木屋,看着被翻下的木板,思考着。
绕着小木屋来到窗边,用手撑着窗边向里看。
看着地板上的脚印,转过头便看到了你惊恐的脸庞。

it's already too late for you to try and run away
I see you through the window
Our eyes are locked together
I can sense your horror

“逃跑已经来不及了哦”
带着胜利的猎人般的笑容望向她,看着她惊恐的眼睛,那是最美味的调料。
撑着窗边翻了过去,却看不到她的身影。
思考着。

Ding dong, where is it you've gone to
do you think you've won
our game of hide and seek has just begun

睁开眯着的眼睛,红色的眼瞳带着不屑。
“你在哪呢?”
看着木板旁边的脚印。
“我已经听到你的脚步声了哦?”
说着沿着她的脚步,慢慢的接近。
看着一旁地下室的楼梯,笑了。
脚步声回荡在空荡的教堂,显得格外刺耳。

Knock knock, I am at your door now
I am coming in, no need for me to ask permission
Knock knock, I'm inside your room now
where is it you've hid, our game of hide and seek's about to end。

站在“空无一人”的地下室里思考着她会躲在哪里。
有些头痛。“你会藏在哪里呢?”
视线转到墙壁上,笑了。
慢慢走了过去,“你在这里么?”
探出头,微笑挂在脸上,眼底露出的却是杀意。
“不在呢”收敛了笑容,回到地下室的中央。
“你会躲在那里。”

Could you be inside the closet
Ding dong, I have found you
Ding dong, you were hiding here,
Now you're it。

听着你抑制的呼吸声轻笑。
你不知道在这空旷的地方会有回声么?
慢慢走近打开了柜门。
“你在这啊,我的天使”
伸出带着血的手抚上她恐惧的脸庞,看着的她的视线。
“嘘,你已经输了”贴近她的耳朵小声的说着。

练笔

“要一起去教堂么?”

她坐在床边看着日出。

“或许该带点花给你”

20XX年X月XX日05:40分
今天下雨了,不大,或许准确点叫蒙蒙细雨?

小径边开满了淡蓝色的叫不出名字的花,在下雨的雾天好看极了。
教堂外高高的围墙和一侧损坏的路牌都在示意着路人不要去闯入它最安静神圣的时间。

“I'm up and away up and away up and away。”

推开门走了进去,道路上是一层又一层的枯叶,无人清理。
推开残破的木门,望着教堂最中央的雕像。

“Taking this one to the grave。”

再往里些,碎玻璃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
好看的彩色玻璃上是刚睁开眼的神明,不过支离破碎不再完整。
被阳光照耀着,透过那些尖锐的碎玻璃,射向长满藤蔓的墙壁。

“Cause two can keep a secret if one of them is dead。”

教堂后的墓地里
仅仅还剩下唯一一个完整的墓碑

“Sleep, my love ”

单膝跪下,将之前的花轻轻扫过,将新准备的花放下。

My heart belongs to you.

就是想写点小甜文

晚上的游乐场有些冷清。

或许都回了家。

牵着她的手漫无目的的走着,路过摩天轮时却被她拽住,不解的望向她,却看到了她看着摩天轮有些开心的样子。

知道她性格自然是不会主动开口,于是做了一个绅士一般的动作后对着她说着“请吧,我可爱的公主”

坐上摩天轮后,她那快贴上玻璃看着窗外的高楼大厦时,眼里的反光让人着迷。

深呼吸后,慢慢开口到

“你知道么,如果和喜欢的人一起做摩天轮时”
“在最高处接吻的话”
“这段感情一定能长长久久”

她回过头笑着看着你。

“我也喜欢你”

或许过路人停下脚步抬头观望,便能看到最高处两个重叠在一起的影子。

只是想写点小甜文

该死的。

理了理像鸟窝一般的头发,回头看了一眼时钟,快速行走的秒钟准时到了数字12上。

6点的钟声响起,回过头接着洗漱。

当把自己整理好后已经过了15分钟,有些烦躁的在衣柜中翻找着衣物。

或许还有一件能穿的?

最后决定了一件粉红色的毛绒上衣和一条修身的牛仔裤。

凉爽的高马尾一甩一甩的,这个星期最好的天气,温热的阳光撒在身上时舒服的眯上眼睛。

肩膀被人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回过头便看到了她好看的脸庞,和嘴角勾着的笑容。

“走吧”

红了脸走在前面,却微微偏着头用余光看着身后的她。

忽然觉得小拇指被人捏住,回过神来已经和她的手十指相扣。

扭过了头不去看她的坏笑,自己的嘴角却不由自主的上扬,快咧到耳根子了。

早安

还在刷微博的你看了眼时间,4:20,心里有些自嘲,看来除了熬夜你也就只会熬夜了,自我放弃般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眼袋下明显的黑眼圈。

叹了口气,把已经关机了的手机放在了一旁的桌上,眯着重度近视的眼睛把充电器连上。

在杂乱的床上摸到了自己的眼镜,戴上后觉得世界一片清明。

一动不动的坐在床上发呆,眼睛空洞无神,像是精致的玩偶,又不像。

唤醒自己的是手机开机时的震动,伸手扯掉了一直绑着的橡皮筋,无力的双手机械化的整理着头发,当高高的马尾束起时,人终于看起来精神了些。

把空调开了后便走到衣柜前找了衣服匆匆进了浴室,出门前特意回头看了眼还在睡觉的人有些无奈的关上了灯,把衣服挂好在一旁的墙壁上,微微皱眉,挤了些许牙膏在牙刷上后便开始脱了身上有些粘糊的背心。

开了花洒后把温度调到了35度,随意让全身充满泡沫后从颈脖处开始冲水,等身上泡沫全没了后便用毛巾一点一点的擦干。

刷牙时分神不小心把嘴里的泡沫掉进了杯子里,鼻子里微微哼出一个音节后把水倒了。

等把自己清理的差不多的时候去了客厅看了时间,4:40,许是过于无聊且手机没电的原由便坐在了沙发上,从微亮的天空中回神,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许是想到了好玩的。

麻利的把水煮好,把昨晚的茶叶清理干净换上新的,冲了第一泡洗茶杯,第二泡便拿了上手,茶杯边缘贴着下嘴唇,等微凉,眯着眼一口一口的品。

想起昨晚那人说这茶有些涩,第五杯下肚的时候才有些慢的道出“还真是有些涩”

抬头看着时钟又开始发呆,被膝盖上的疼痛唤醒,眉头紧皱,轻轻在膝盖周围按压。

有些烦躁的用清水洗了茶杯后想回房间,等到的门口时才想起那人还在睡,便轻柔的开了门,听到那人的呼噜声,不着痕迹的皱了眉头,转身便把门上了锁。

一时空调吹出的冷气忍不住背后发麻,脱了鞋便钻进了被窝。

回头看了眼时间,嘴角有些僵硬的抽了两下后无奈般的闭上眼睛。

“早安”

被窝里传出的声音有些闷,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给想念的那个人。